千赢押錯寶、后勁差、壁壘強微影時代影視夢斷片-千赢-官网

千赢押錯寶、后勁差、壁壘強微影時代影視夢斷片

时间:2019-01-08 来源:网络整理

原標題:微影時代影視夢“斷片”

  曾因“微票兒”紅極一時的微影時代,自從將電影和演出票務業務剝離之后,似乎鮮少出現在公眾面前。然而近期,一邊是年度巨制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陷入“瘦身”風波,一邊是眾星雲集的電影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票房不及預期,又一次將微影時代推回到聚光燈下。自2016年成立內容品牌“娛躍”后,微影時代連續發力三年,卻少有主控影視作品問世,一心要圓影視夢的微影時代在這條路上,似乎走得並不順利。

  押錯寶

  1月7日,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發布最新全國電視劇月報備案通報時,微影時代參與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集數,卻由此前的60集變為26集。這令業內議論紛紛,並有猜測是否因內容未達預期而大幅刪減。隨后,該劇導演曹盾回應,並非大幅度刪減,而是分成了兩次報審,其余內容仍在后期制作中。

  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因“瘦身”被熱議的同時,另一部微影時代出品的電影卻在院線內遭受冷遇。包括葛優、岳雲鵬、杜淳、小沈陽、陳赫、包貝爾等演員,以及蔡卓妍、奚夢瑤等知名女星參演的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已上映10天,但累計票房僅為4995.6萬元。且據預測,該片最終票房將止步於5081.6萬元。

  這與此前流傳的影片總投資超2億元形成了強烈反差,且現階段的票房隻能讓片方獲得1744.1萬元分賬票房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對於微影時代意義很特別,不僅是2016年微影時代推出以內容為核心的新品牌“娛躍”,並公布首批10個項目之一,也是該批項目中目前惟一一部已面向觀眾的項目。

  作為微影時代發力內容上游的頭陣作品,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可謂是一波三折。早在2016年底就有消息稱,該影片已殺青,隨后於2017年宣布定檔當年底上映。可就在上映前一周,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卻宣布改檔於2018年暑期,原因則是部分細節還在打磨。直到2018年底,該劇才正式上映,而目前其豆瓣評分僅為2.6分,近八成觀眾給予一星評價。

  后勁差

  從三年前成立“娛躍”的動作,就可以看出微影時代對於內容上游的野心。近三年裡,除了《斷片之險途奪寶》外,微影時代也參與了其他多部影片,但不少作品票房表現均不佳,同時也很少有主控作品的身影。

  北京商報記者根據公開信息初步統計,2016-2018年,微影時代共參與了42部影片,絕大多數均為聯合出品、發行等身份。在這42部影片中,票房過億元的共有18部,佔比約為四成,其中票房最高的為2016年上映的《西游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實現11.98億元票房。而其余約六成影片,票房僅在千萬元、百萬元甚至數十萬元規模,其中票房最低的為《爸爸的三次婚禮》,報收94.5萬元票房。

  影評人劉賀認為,“微影時代從票務端切入影視產業,隨后再逐步布局發行,雖然以上領域均實現了一定成績,但這些都無法保証微影時代進入內容上游便可萬無一失,畢竟所需的專業知識、行業經驗也有所不同,且影視本就是個存在較高風險的行業,經營20多年的老影視公司也都會看走眼,更不用說微影時代了”。

  對於究竟該如何發力內容上游,微影時代創始人林寧此前也曾對外界透露過自己的想法。林寧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在人口和流量紅利已經消失的今天,移動互聯網領域已經難有新的創業機會,內容成為未來吸引流量的關鍵,而IP則將成為內容的核心,“內容市場、文本市場算來算去就那幾千億,但是IP一旦跟商業結合,那就是幾萬億的市場”。因此,林寧想把“娛躍”做成一家以影視為核心的IP企業,並表示,“慢慢做,我也想做一個慢一點的公司”。

  如今來看,“娛躍”的首批項目確實不乏大IP,如馬伯庸的經典IP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、熊頓《熟女日志》、辛夷塢系列IP等,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,則完成了“慢慢來”這個目標,同屬首批項目的《少年幻獸師》、《怪探司馬洛》、《減肥俠》等,基本沒有聲響。

  壁壘強

  針對微影時代會如何布局相關業務的發展、其他項目正處於哪一階段,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微影時代相關負責人並發出採訪函,但截至發稿時,對方未作回應。

  但從公開信息來看,為了讓內容作品能夠獲得較大市場,微影時代也做了一番努力。此前曾有媒體報道,林寧為讓“娛躍”實現較好的發展,請來兩位在內容制作一線領域積累較多經驗的專業人士,即孫立和李安寧。其中,孫立是北影動畫學院教授,一直從事美術和動畫相關工作,而李安寧則來自萬達影視,此前還曾在星美、光線、樂視等公司有任職經歷。


千赢